欢迎使用Chilly主题

Sea summo mazim ex,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.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.

看到“华人与狗不得入内”,左宗棠:咱就写“洋人与狗可以入内”

看到“华人与狗不得入内”,左宗棠:咱就写“洋人与狗可以入内”

1882年,两江总督左宗棠刚到上海,手下的金老大就在英租界惹恼洋人,闯下大祸,左宗棠却夸这才是他的兵!

金老大和几个弟兄在上海外滩看见一个小公园,就要往里进,几个巡捕拦住他们,指着门口的木牌说:“华人与狗不得入内。”

金老大一听火了,一拳把木牌砸得粉碎,忿忿地说:“这里是大清地盘,凭啥不让进?左大帅在兰州的总督府后园子,每月初一、十五还让百姓进去看个够呢!你们凭啥不让我们进?”

金老大晃着膀子往里闯,巡捕急了,吹响口哨,掏出枪来。结果,金老大掩护兄弟们逃跑把洋人打伤了,自己也被抓。

知道闯了祸,兄弟们赶紧回去报告左宗棠,左宗棠一拍桌子说道:“好!打得好!”

可金老大还在洋人手里,咋办?洋人不好说话呀!

有人提议给他们银子,道个歉,把金老大救回来。左宗棠却说:“一个儿子也不给!洋人写牌子侮辱大清,该打!来人,咱也做些牌子,写上洋人与狗可以入内,每个路口都放上,就说是我左宗棠的命令,他们敢动金老大一根汗毛,我把英租界炸平了!”

手下人直接去了英租界,把左宗棠的话一说,洋人吃惊地问:“左宗棠?就是收复新疆的那个老英雄吗?厉害厉害,马上放人。”

不到一顿饭工夫,金老大回来了,小心翼翼来见左宗棠,老英雄眉开眼笑地说:“打得好!这才是我左宗棠的兵!”

不久,左宗棠率领一队人马在上海巡视防务情况,结果,刚到英租界就被拦住了。

洋人趾高气昂地说:“携带刀枪者,须有租界工部局的批准文件,否则不能通过。”

左宗棠喝道:“上海是大清地盘,你们只是租客,跟谁要文件?我们在自己的地盘,没有文件,只有枪炮!来人,枪上膛,刀出鞘,拦路者格杀勿论!”

洋人顿时傻眼了,以往大清官员在他们面前个个奴颜卑膝,上赶着讨好,今儿这位咋这么牛?这谁呀?眼瞅着队伍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过,赶紧向租界工部局报告。

对方听后告诫道:“这位大人就是收复新疆的左宗棠,厉害得很!千万别招惹他。”

英租界全体巡捕赶紧的一路开道,护送左大人经过,这还不算,租界又升起了大清的黄龙旗,鸣炮13响表示欢迎。

如此待遇大清官员从未有过!

这下上海滩的百姓可开了眼,一传十,十传百,奔走相告,蜂拥而至。

看到左宗棠宝刀不老,威风凛凛的样子,大家欢欣鼓舞,走在大街上,腰杆也直了,说话也有底气了。

左宗棠先后4次巡视上海,既检阅了两江防务情况,更是向各国列强展示了大清的威仪。洋人搭台子,设香案,鸣礼炮升龙旗,列队欢迎。

他乘坐的舰船经过黄浦江时,中国舰船上的官兵列队迎接,鸣炮欢迎。

英美各国舰船上的官兵也整整齐齐列队行礼,鸣炮致敬,各国领事争先恐后拜见左宗棠。那场面,百年不遇,真是长我大清威望,令百姓扬眉吐气。

中法战争爆发后,左宗棠在朝堂之上发出肺腑之言:“大清不能再臣服于洋人了!与其赔款,不如将其作为军费,与洋人决以死战!”

此话一出,慈禧太后泪流满面,有左宗棠在,大清还怕谁!

于是,左宗棠被任命为钦差大臣,前往福建督办闽海军务。老英雄沉着备战,向全军发出渡海杀贼总动员,摆开与法军决一死战的阵势。他派出一支援军悄悄奔赴台湾,自己每日带领士兵在厦门一带巡视。

闽浙总督杨昌浚连连相劝:“大人年事已高,不必亲力亲为,洋人只要听到你的名字,就怕的不敢露面了。”

左宗棠说:“怕是打出来的!洋人不是怕我,是怕我打他们!

对于踏入大清的侵略者,左宗棠向来就一个字“打”,他也凭着强硬的做派赢得了洋人的尊重。

洋人们向来欺软怕硬,崇拜强者和胜利者,自从左宗棠收复新疆后威名远扬,在洋人眼中,大清只有一个硬汉,叫左宗棠,他指挥的队伍所向披靡。

左宗棠老骥伏枥,铁骨铮铮,不畏强敌,敢于担当,以大义凛然的民族气节,抗击外辱,扬我国威,为世人所敬仰!

评论已关闭。